招商热线:162-2871-9999
产品展示
联系我们
162-2871-9999
手机:
16228719999
电话:
162-2871-9999
邮箱:
admin@youweb.com
地址:
海南省海口市
赠送饮品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产品展示 > 赠送饮品
站在这座桥上,感受这里的奇特美食

    站在这座桥上,感受这里的奇特美食(图1)


    苋菜,是长江流域最常见的春菜。在印象中,最近这几年,北方地区也多了起来。


    最常见的,有红苋菜,也有青苋菜。


    和其他青菜一样,在选购的时候,人们当然愿意挑选鲜的、嫩的,这是常识。


    但是,有一个地方却不同。他们更愿意让小小的苋菜一直长到两米高,让一片嫩绿的苋菜地,长成“甘蔗林”才罢休!


    这个地方,就是绍兴。


    作为读过书的中国人,不知道绍兴的,几乎没有吧。大多数人第一次知道绍兴,应该与鲁迅有关。


    月光下,手持钢叉的少年。机灵狡猾的猹。乌篷船,出将入相的热闹社戏。唇齿留香的罗汉豆。


    (鲁迅纪念馆。利用现代数字媒体,再现《社戏》场景。)


    鲁迅笔下的这一切,活灵活现,相信都曾给各位看官留下过深刻的印象。


    最早的时候,作为北方人的笔者,想象不出乌篷船到底是什么样儿。第一次见到乌篷船,却觉得没有想象中的大。看上去,甚至有点儿逼仄之感。


    但是,就是这种小小的乌篷船,在交通不便的过去,却是水乡必不可少的交通工具。在当时,乌篷船的地位,就好比是现在城市里的公共汽车。


    绍兴东、西约一百公里的范围内,出土过多艘中国最早的木制古船。这些古船藏于黄土之下,迄今已有七千多年的历史。


    以船代步的传统,绍兴地区堪称之最。


    作为世界上最早的治水专家,大禹,曾经把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会盟地点,选在绍兴的会稽山。大禹去世以后,安息于此。


    围绕禹王陵,前后兴建逾四千年的绍兴,春秋时期是越国的“首都”。


    当年,经过三年的卧薪尝胆,越王勾践终于跨过钱塘江,一举吞并吴国,然后凭借吴、越水军优势,横渡长江,沿着内河与黄海,浩浩荡荡,一路北上,直达琅琊,与中原霸主逐鹿中原!


    当吴越水军与齐国水军在黄海激战之时,有一个势力强大的家族,正站在琅琊台上。


    这个家族,就是“琅琊王氏”。


    这个家族的后裔,在七百多年后的东晋年间,因为战乱,从琅琊一路南迁,经南京,最后竟定居越王勾践的故乡绍兴。


    这个家族中的王羲之,相信各位看官不陌生。号称“天下第一行书”的《兰亭集序》,正是王羲之初到绍兴时期一挥而就。


    岁月数千年,无论北上的,还是南下的,当然都离不开船了。


    曾经在绍兴写下“红酥手,黄縢酒”的陆游,就出生在船上!并因此名“游”。


    虽然,陆游的出生地不在绍兴,而是在战火中的长江以北。但是,作为绍兴人,他人生最重要的年华,几乎都在绍兴度过。当然,这期间也包括他与表妹那刻骨铭心的爱情。


    因为河网密布,除了船,绍兴还拥有世界上数量最多的桥。据说,绍兴的桥,竟然超过一万座!


    年少的鲁迅,每天到三味书屋上学,就必须经过这座小桥。也许,这上面某个被历史遗留下来的痕迹,就与鲁迅有关。


    站在小桥上,三味书屋里朗朗的读书声已经随风而逝。突然,却有一阵奇特香味隐约飘来。


    放眼望去,就在三味书屋不远处,有一个幌子略显突兀——臭豆腐。


    笔者也是读过一些鲁迅先生的文章的,鲁迅先生写过百草园,写过人形何首乌,甚至写过放屁虫。但是,好像从来没写过故乡的臭豆腐!不知道什么原因。


    绍兴的臭豆腐,历史悠久,而其制作方式,也很奇特。


    闻名遐迩的长沙臭豆腐,使用的卤水是用多种配料调制出来的。而绍兴的臭豆腐,用的是腌制苋菜的卤水。


    在七月流火的季节,长到两米多高的苋菜,去掉叶子,只取其杆,切段,封入坛中,几天之后,就成为一道特色风味小菜—霉苋菜梗。其副产品卤水,就是制作绍兴臭豆腐的上佳原料。


    对于有些人来说,无论是霉苋菜梗,还是臭豆腐,可能都要列入“黑暗料理”的。但是,其闻着臭,吃起来香的奇特口感,却让爱好者甘之如饴。


    小桥流水的绍兴,特色美食的奇特口感,枕水河畔的欸乃橹声,吴越口音的软糯可人,越剧生旦的缠绵爱情,并没有让这里的故事总是儿女情长,相反却充满了冲天豪气。


    李白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中“一夜飞渡镜湖月”,此镜湖即为绍兴“鉴湖”,第一位为民主革命牺牲于异乡绍兴的女英雄秋瑾,号“鉴湖女侠”。


    愿中国的青年人,只是向上,有一份热,发一份光。不必等候炬火。如最后竟没有炬火,我便是唯一的光!这是倔强的鲁迅先生,对年轻人的寄语。


    陆游在人生的最后时光,眼见收复北方无望,以八十多岁高龄,绝笔示儿,“王师北定中原日,家祭勿忘告乃翁”!